• Aug 18 Mon 2008 21:00
  • 寫夢

昨天我做了兩個夢

惡夢

我夢見我跟一個短髮的女子一起去北投(or淡水),我們共乘一台小March,她開車。

我不記得她的面貌,只有一頭俐落的短髮的印象留下來,還有...她似乎不是人類。

鬼神?妖精?我不知道,只是我感覺有點詭異。最後只記得最後經過了一座橋,而橋的兩邊路肩堆著整整齊齊排列的...屍體.

祂們被堆積成大概四五層樓高,像是一個小山坡。她開車沒有猶豫的直接從小山坡輾過。輪下是穿著藍色衣服的屍體。

此時我大概確定了她不是人類的身分,但其實害怕的心情讓我沒時間判斷她是哪一種...

回頭看看原來的橋面,夜裡,原本橋的後半段漆黑一片。原來橋的後半段早已消失,我們走的才是安全的路。

然後我被嚇醒了...

醒來了,但依舊緊閉著雙眼,害怕看到有什麼冤屈的意識準備向我商量事情,我又不是花田一路。心裡暗暗向阿密陀佛跟觀世音菩薩求救,雖然祂們應該在不同單位。

之後輾轉難眠,畢竟是在這個月,而且昨天有月蝕。掙扎了好一陣子之後,慢慢又睡著了。

夢延續...

我和短髮女子似乎住在同一個出租大樓裡。當然,不是同一房。

不過,她把另一房的女生吃掉了。

嚴格說起來不能用吃這個字,應該說另一房的女生在她的體內,她們融為一體了。

對了,忘了說,這不是惡夢。

接到消息,被吃掉的女生很久未見面的妹妹要來找她。但是她的姊姊嚴格說起來已經不存在這個世界上了。

怎麼辦呢?我似乎很著急,然後突然想到,短髮女子似乎是有法力的...

此時,我突然說出:就算是只有臉也好,把我變成他姊姊的樣子吧~~~

現實中我應該不會說出這麼決斷的話,下一秒後,我變成了她姊姊了。但是只有臉是她姊姊的臉,其他的部分都還是我的。

幸好是久未聯絡,似乎體型的差異沒有讓妹妹起疑。然後我就帶著妹妹,介紹一下我的生活環境。像是招待親友一樣,上頂樓挑望遠景。看著遠方操場裡的學生在夕陽下嬉鬧著...

在妹妹將離去的時候,她似乎對我說了很多話,我不能記得了,大概是說她很想念姊姊,但從頭到回沒提到想念這兩個字。

太陽下山前我跟妹妹告別,然後我變回我的樣子。

而我公寓的走道上假裝巧遇她妹妹,但是她妹妹給我的感覺是,她已經知道她姊姊已經不是她姊姊了...

我又醒來了,這時已經快到了我起床的時間,做了兩個夢,讓我一個上午都沒精神,像是夜裡完全都沒睡一樣。

但是雖然讓人害怕,不過卻想再度回到夢裡,這是什麼樣的心情呢。

創作者介紹

~水色森林:奔跑吧!太陽草~

~水色~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荒唐
  • 愛看電影的心情吧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